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乡村小说网 > 同升国际娱乐客户端下载 > 见鬼 > 章节正文
第七十九章摊牌
见鬼最新章节列表    http://www.xiangcun521.com/xiaoshuo41/222587/ 几乎是强拖着发软的脚步,冲到二楼的,周身的血液都往大脑中倒流,心脏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了。在场坐着的人目光凝聚在我身上,一个个看过去,面容都隐没在微弱的烛光中。我很确定,王衍之就在这些人里面。
  “阿生,你跑什么呢,把阿菀一个人丢楼上,有没有礼貌啊!”妈妈慢慢地站了起来,瞪了我一眼。
  我动了动嘴唇,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就走上前用力地抱着了她。她的身上常年有一股六神花露水的味道,这是她的习惯,家里阴湿,经常要擦防蚊虫。
  “干嘛呢你!多大的人了,还爱黏我,也不怕你舅妈笑话。”妈妈拍了拍我的后背,看我没反应,又不耐烦地要推开我。
  我却万分依恋她的温暖,怎么也不肯退后,任凭她和舅妈讪讪地说我“二十五了还是个孩子样”。我知道,可能以后我都没法再感受到这份渴盼了多年的亲情,所以哪怕再多一分钟也是好的。
  过了好一会,阿菀才施施然从楼上下来。走过我身边时,嘴里依旧在哼着那首不成调的曲子。这一遍,我隐约听出来点眉目,好像是高甲戏里《桃花搭渡》的一段,顾梓昕第一次到莲溪王家老宅的那个晚上,我唱给她听的那段。
  腰间忽然一痛,竟是妈妈耐不住地掐了我一把。我笑了笑,终于松开她。
  二舅妈也顺势告辞了,爸爸和妈妈一起下楼送她们,边摸黑走边说个没完,都是些琐碎的家常闲话。
  目送着他们下了几层台阶,我出声喊住阿菀:“你什么时候学的高甲戏?”
  她讶然道:“哪有?这种只有老人家才会喜欢吧。”说着,冲我眨眨眼。
  妈妈的声音从底下遥遥传来:“别理她,个人终身大事不挂心,整天想七想八……”
  “等结了婚就好了,”二舅妈接了一句,“不用送了,上去吧。”
  “我们正好也要去路口超市买点东西,蜡烛都没了呢。阿生,你跟你爷爷在家待着!”
  “哐当”一声,门也跟着关上,把所有的声音隔绝在另一个世界里。
  大厅里最后一只蜡烛终于熄灭,我已经坐到了爷爷的对面。
  他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睛;篡秦!
  即使是浸淫在一整片乌漆漆的黑暗中,南方沁入肌肤的潮湿裹挟着远处哀婉的靡靡南音,苍老颓败的皮相也无法遮住那空寂微凉的眼神,没有岁月的摧残,而是另外一种少年哀恸的色彩。就那样,直直地盯着我看。
  “你在想什么,我知道。”他说。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我想,这副身体是不是也一样?
  他又解释道:“我只是暂借一下,他看得见我。”
  “那你一定察觉我又想起了很多事吧?从去年众生日和你重逢那天开始,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早已尘封的痛苦一件件浮出脑海。”
  每多想起一点,对他的感情就更复杂几分。
  在许厝埔,他刚欣喜地和我说,他即将拥有一个新的身体来与我共度余生。我心里并没有多少感动,甚至下意识地就想逃避他。不是不爱,而是爱得太无望,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烧成了灰烬,死前的凄凉刻在骨子里,带到了这一世。
  眼下的我们不像爱侣,倒像两个谈判专家,势均力敌,你退我进。
  只可叹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”
  “我不是故意失约的,英治,”这个男人开口说,“我母亲病了,病得很重。那么多年,父亲不爱她,她始终看不开。外公外婆早已过世,舅舅们永远不会谅解她不顾一切地去给别人做小,只肯维持面上的关系。她只有我了,所以我无法赶回莲溪找你。”
  我意外地十分平静,点点头:“理解。”
  “我母亲希望我能尽快和黄爱汶订婚,因为我父亲的生意当时出了不小的麻烦,黄家是个很大的助力,最好的联盟就是姻亲。这对王家的家业,对我的前途,都是大有裨益,能为我成为下一任的家主增加筹码。”他语调很平缓,像在叙诉别人的事。
  “这个想法再正常不过了。”换做是我,也难以抵挡这个诱惑。
  “不,那不是我的愿望,”他轻声道,“但如果我成为家主,我的母亲就能和大太太平起平坐,在她故去后可以享受葬入故园的待遇。我的母亲,对她丈夫只剩下这一点点希冀。”
  “这是一点点吗?”我忍不住笑了。
  他也笑了两声,才慢慢继续说:“是不小,也只有靠我来替她完成了。医生说她时日无多,父亲给她请了全美最好的医生,天天派人慰问她,可她要的不是这些。”
  “那她注定是要失望的。”
  “也不是这样,至少当时父亲是多少表露过让我继承家业的想法,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。”他说。
  “也许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,或者那个大房太太下的手。他们才是受益者。”
  屋外大雨如注,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,发出急促而剧烈的声音,像是往事在敲门。我站起来,摸黑走到窗边,眺望这无穷无尽的雨幕,二十五年前的辛酸泪早已流干了。
  背后的话语未断,追忆还在继续。
  “哥哥在那时对我的态度就开始变了,尽管我们还会一起吃个饭打打球,但客气有礼得不再像一家人。我才十八岁,威信和阅历都远远比不上他,整天除了陪伴母亲,就是在学习。母亲知道你的存在,我以为自己藏得深,但在她面前到底还是个孩子。也许还有别人也发觉了。懦弱的我,不敢再和你联系,家族的重任和母亲的期望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。我心里记得你,只是并没有排到那么前面的位置,只想着来日方长。”
  我沉默地听他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,问道:“我写给你的信发过的电报,你收到过吗?”
  “信?”他顿了顿,才说,“没有;仙宝。我后来才知道,有了我母亲的授意,你的信和电报一份没有到我的手上。而钟叔也认为这样才是为我好。我专心致志地想要取得父亲的信任,也一直以为你好好地在云山念书,将来我们还会再见面。”
  “可我哪有什么将来了?未婚先孕,又被人害落胎,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尸骨埋在了哪里。要不是阿恰给我收尸,我大概会被泡在福尔马林里当作教学道具。”我转过身看着他笑。
  他头低垂着,佝偻的身形融入黑暗中。是了,他又怎么敢抬头看我?
  可是,我已经不再愤恨了,人总要为自己的年少轻狂付出代价。“话又说回来,如果真的让我生下那个孩子,你就真的没法摆脱我的纠缠了。黄家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有私生子的你,况且他们也不是一定非要选你,对不对?”
  他还有个哥哥,丧偶单身,但依旧魅力无限。
  “算了,这些事再也不要提了。”我说。
  听到这话,他突然身形激动,站了起来,动作有点太大,撞到了前面的桌子。肃静的屋子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,我不禁被吓了一跳:“小心对待我爷爷的身体!”
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颤颤巍巍地要向我走来,以我爷爷的面目和姿态,然而又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停住。
  “英治……我们还可以重来吧?”他一直望着我。
  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答他。
  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里,就像口香糖咀嚼久了总要失去味道。我只是想和他说一声“再见”而已。以后,他可以用别的身份好好生活,执着于自己生前的回忆,但这一切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了呢?
  沉默就是答案了。
  很多年以前,有一个人反问我:“如果有天,我一无所有地来到你面前,问你肯不肯跟我一起,到了那时,你又会抛弃我吗?”
  我当时还是个富于幻想又活得小心翼翼的少女,到人世间走一趟,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自己的。正因为自己什么都没有,于是豁得出去,不计代价。而现在,我有了新的身份,有了新的记忆,连同一直渴望拥有的亲人,哪怕是虚假的,即使下一秒就会被戳穿,但你怎么能让一个看惯了花团锦簇,品尝过天山雪水之甘甜的人又重新跌回泥洼地里,靠舔舐沟渠的污水度日?
  浑浑噩噩间,又听见那个人对我说:“回到莲溪的那天,得知你已经不在了,一下子人生都空空荡荡,什么念头都没有了,心里的痛大概只有死了才能了结。”
  “所以,你也死了啊。”我轻轻地说。如果不死,痛上小半年也就麻木了。再过个几年还是那个英俊倜傥的公子爷,该结婚时结婚,能继承家业就继承,家里放着娇妻,外面莺莺燕燕,和他父亲一个路数,一切能争取的点滴都不会漏掉。哪里还会有如今这么多缠绵悱恻的戏文要唱给我听呢?
  我不能苛责他,我的怨恨早已消失。虽然不明白阿恰为什么会听从我的心愿,让我变成淑娣的女儿,可我能享受这二十五年的人间温情都是靠了她的牺牲。仔细想来,她竟是那个最莫名其妙待我好的人,明明疏淡得就是个陌生人,但在我死后又对我伸出援助之手,免我凄凄离离地结束一切。
  “英治!”见我恍惚,他又喊了一声。
  “你还是叫我谢春生吧,这里没有王英治了。”我说。
  这个春夜,大雨如注,罕见的紫色闪电从黑幕中划过,像割开心口的旧伤疤,鲜血淋漓不尽地漏,一滴一滴,都化作了耳边的雨声。
  
百度搜“乡村小说网521”直达本站! http://www.xiangcun521.com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   下一章
 见鬼推荐的小说:丐世神医   绝世武神   网游之三国超级领主   剑道独尊   校花的贴身保镖   妖孽兵王   银狐   我的贴身校花   全职高手   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   超级机器人分身   仙城之王   完美世界   星河大帝   妙手天医在都市   萌军舰娘  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   我真是大明星   天域苍穹   无尽丹田   空间之求婚路上  [系统]谁没虐过几个渣  异世求攻[重生]  白小姐,你被捕了  男配快跑  疏影旧梦  步步求生  妥协  最好的结局  官场相师  重生之踢掉渣男上男配  南诏迷踪   乡村欲爱   乡村女教师   师娘的诱惑   乡村活寡   乡村猎艳记